小说阅读网-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丹青引 > 丹青引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丹青引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2/14 18:41:30来源:书香云热度:

《丹青引》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都市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他将鸡毛掸子揣入怀中护紧,头摇得如同拨浪鼓:“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丹青引

伺候一位刁钻古怪还怀着孩子的主儿,洛云陈身与心俱受摧残,但作为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总不好跟女人多计较,最重要的是人家师父是全仙界都不敢招惹的云息上仙,他还能挣扎些什么呢?唯有摆低姿态当好一个出气筒,这才是人生的出路。

人间时就听说怀孕的女人脾气极不稳定。他现在可算见到了,照顾一个怀着小生命的她,几乎要掉他半条命,其中辛酸不可尽数。

当然,入住阆苑福地不是全无好处,因为他摇身一变成了云息上仙府中的人,所以一众仙家对他的态度顿时恭敬不少,他想问什么或想知道什么,对方再不是爱理不理,而是极其恭敬地一一作答。

所以数日下来,他对仙界诸事已摸了个八、九分清楚。比如他现在终于知道仙界新人必知格言,“仙界有四个仙家不能惹,一个是九重殿的曜天帝君,一个是南斗宫的南宫道君,一个是医仙洞府的长桑元君,还有一个,也是最最不能惹的是阆苑福地的云息上仙。”

掰着手指计算,后面三个已全得罪,忍不住想哭啊。万幸的是他尚未见过曜天帝君,终于死里逃生一次。他正悲愤之际,一道祥云飘飘然落向福地,云头上一人眉目威严道,“小子,云息他……”

得知真相的洛云陈正在闹情绪,对方又悬在半空中,他不曾看得仔细,随口甩了一句也很有情绪的话:“云息不在,有事下次再来。”

那人意味深长道:“阆苑福地的人很有性子啊。”

洛云陈翻了一眼:“有没有性子关你……”屁事。最后两字卡在喉间,因为他翻眼时瞅见对方金冠上盘踞的龙形图案,心中咯噔一声,忙簇出笑小心翼翼道,“这位仙家,敢问您是……”

对方:“曜天帝君。”

洛云陈:“……”呵呵,四大不能得罪的仙家终于集齐,可以合上他的棺材盖了。

曜天帝君是来问云息走了数日可有书信送回,九重殿迟迟未收到云息的传书,不知是否传到阆苑福地。天君虽然是仙界之主,受众仙朝拜,然而在云息面前却有一分低声下气,毕竟云息历劫时他促成的那件事忒不厚道了。

书信还真是传到阆苑福地。一封长长的问询丹纱近况有没有饿着冷着不舒服着以及嘱咐自家徒儿照顾好自己要按时吃饭早些睡觉空闲时出去散散步等的信中,加了窄窄的一条对冥界情况的陈述。天君捧着这段小纸条,感慨流涕地回了九重殿。回去之前,又意味深长地对洛云陈说了一句,“小子,很有性子啊。”

洛云陈双膝一软,扑在地上哭了。

除了上面的那句护身格言外,洛云陈还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件事情,即丹纱这小仙姬好像有双重人格,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温柔恭顺谦谦不争,连说话都是软声轻语生怕惊了对方,十足的温婉娴静,然而若只他们两人独处,她就立刻露出张牙舞爪的刁钻又暴力的性情,欺负得他大气不敢喘。

每每出门,谈到阆苑福地的丹纱丫头,众仙家无不给的是溢美之词,洛云陈听得欲哭无泪辩解无言。苍天呐,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要给他这种独一无二的待遇。

“喂,你一天到晚苦着脸是几个意思,不高兴听从我师父的吩咐,不乐意照顾我?”丹纱见他又愁眉苦脸,一手叉着腰身,一手提他的耳朵,“躲什么躲,站起来干活,该打扫房间了。”

洛云陈只好持了鸡毛掸子,将房中的一应摆设拿起,轻轻扫一遍,再放回原处。丹纱则一边啃着热烘烘的新鲜糕点,喝着清香四溢的百花茶,一边幸灾乐祸地监工,不许他丝毫懒惰。

仙界与人间不同,位居清而轻的天上,落不了多少灰尘,且阆苑福地各处又有栽种的吸尘吐露的花树,更是干净如新。洛云陈扫了半圈一尘不染的摆设,算是想明白了,这刁蛮的小仙姬是故意捉弄他,不愿他舒坦半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叹了一声,只得继续扫下去。扫到书架上时,抬头看见一轴卷起来的画搁在最上端,他拿下来正要扫一扫。谁料他尚未碰到,丹纱蹭地窜过来,伸手便抢夺,“你给我,不许看。”

原本他没打算着看,但对方越说不许看,倒越激起他看一看的兴趣。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或许是她的把柄也说不好。一想到日后可借此物翻身,洛云陈便手腕一抖,将画卷展了开。

丹纱忙伸手遮掩,但一双小爪子如何捂得住一幅长图卷,捂了上面捂不住下面,且又怕撕扯中损到画作不敢强抢,只得让与他看。

上面画的是一位英俊的青年男子,峨冠博带身姿清飒,腰携长剑眉宇间有股掩不住的凛然正气。洛云陈将脸贴过去,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对着等身铜镜映了映,顿时笑出声:“仙子,你暗恋我啊?”

画像中的人相貌与他一模一样,甚至连衣裳样式也相似,只气质相差太多,他一个只知吃喝赌的纨绔如何及得上人家实打实的仙长风范?

丹纱将画抽出来,卷了抱在怀里,瞪了他一眼。

洛云陈刚才那句话只是打趣,他早就知道小仙姬有位跟他模样相似的夫君,以致初次见面时她扑上去就喊他“相公”。原以为这丫头是眼神不好,连自家夫君都能认错,现在看了这幅画,洛云陈只想感慨,这特么换成他自己也要认错。

男子身上的衣饰格外眼熟,他回想老半天,终于转过来脑筋:“丫头,你夫君不会也是青阳观的人吧?那等高冠长带跟我青阳观观主很相像啊。”

丹纱将画抱得更紧了:“什么相像,他本来就是。”

洛云陈诧异又好奇:“哪一代的观主?”

丹纱眼中亮出光,骄傲着道:“他是青阳观第十二代观主,道号清玄。”

洛云陈“噗通”跪了:“弟子见过祖师娘!”作为青阳观弟子,洛云陈对清玄的名号与事迹可不陌生。青阳观第十二代观主清玄,虽然不是青阳观的开山祖师,却是集大成者,自从他接手观主之位,青阳观才真正地名满天下,传至今天香火不衰。

千年之前,清玄为拯救人间,与妖界帝君殊死一战,后耗尽修为和魂力补天,与九虹帝君一同魂飞魄散,可谓大义凛然的悲壮英雄。

对于英雄,后人要敬仰要学习;对于英雄家属,后人更要尊敬备至给予一定的特殊待遇,何况论起辈分,对面这小仙姬是长辈,是他祖祖祖好几辈的师娘。

丹纱对他的这种诚恳低头的态度很受用,煞有介事地拍了拍他的脸:“乖弟子,祖师娘会罩着你的。”

这一拍拍得他很不舒服。一想到日后可能要天天被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祖师娘训话,他就涌起一股淡淡的忧伤,打心底里不愿认了。于是不等对方发话,他便站起来,驳道:“仙子,你对着我画幅图就能说这是我们青阳观的祖师爷?当我太好骗了吧。”

丹纱倒也不跟他争辩:“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愿罩着你这弟子。”眼珠转了转,她从袖中掏出一纸方子递到他面前,“洛道长,这是元君上面说用来安胎的雪莲草,要乌岐山上新鲜的刚挖出来的,你明日挖一株回来吧。”

洛云陈一口老血:“乌岐山?”前面因不知己知彼而得罪四大仙家,汲取这教训,他数日以来私下里将仙界的情况摸了个遍,所以对乌岐山有所了解。

乌岐山虽不是仙界最高的山,但却是最为麻烦最危险的一座山。因为乌岐山在与神魔两界相通的附近,有阵法隔绝,若要上山,既不能腾云驾雾,也使不了法术,只能用手脚。山势陡峭,无路可走,要靠一条悬在山顶的绳索慢慢攀援上去,一不小心可就惊险万分。

他将鸡毛掸子揣入怀中护紧,头摇得如同拨浪鼓:“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丹纱也没生气,想了想,道:“洛道长,你等一下。”

他正莫名其妙间,便见丹纱从里面拎了个棒槌冲出来。洛云陈吓得一声叫,拔腿就跑。然而跑得了书房跑不出厅堂,虽然丹纱的修为低法术差,但他的修为更低法术更差。

噼里啪啦挨了一通揍,洛云陈流着鼻血屈服了,颤巍巍地举起手:“禀仙子,我,我去。”

丹纱收了手,笑眯眯地看他:“不是死也不去吗?”

他趴在地上哭了出来:“这不是没死吗?不死就去。”

丹纱弯着眼睛:“洛道长,早知如此,何必刚才?”

他擦着满脸的血泪坐起来,按着心口长叹一声,感慨道:“因为人生,只有拼命反抗了,才知道反抗并没有一丝卵用。”

丹青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丹青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丹青引

丹青引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19/9/23 18:46:29

【第一部】千年之前,她睹他魂飞魄散,以为再不能相见。千年之后,她遇见了跟他一模一样的清俊男子。他携一抹笑:敢问仙子,到仙庭的路怎么走?她惊怔:相公?他:啥?她:我爱你。他:……兜兜转转千年,眼前的人是他,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