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大雪之后 > 大雪之后全文阅读_大雪之后全集

大雪之后全文阅读_大雪之后全集

发表时间:2020/10/18 14:45:40来源:有书阁热度:

《大雪之后》是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你如何得知赵家这手大动作?”负剑之人问出心中疑虑。...

大雪之后

第十八章

春神湖上,一杆是成名已久的大雪锥,一杆是横空出世的冰河,二人大开大合间,搅动漫天的风雪,后半夜青州的雪势原本转小,此刻仿佛因为二人又大了起来。

易边,袁左宗憋着一腔火气,刀刀皆是狠手,逼得袁庭山节节退步,二人没走上三十合,袁庭山身上已经有了触目惊心的四条刀口,血也透出来染湿了衣衫。正当他快要不支,江斧丁从姥山一刀杀到,兜住袁左宗厮杀。东岸边的褚禄山和山庄外的陆诩同时皱起眉头,江斧丁这一刀把整个事情都变复杂了,此事若是江斧丁主谋,他断断绕不开陆诩调动赵构精锐,可见他单刀截住袁左宗,乃是他临时起意,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北凉是否相信他是真的临时起意……

得以抽身的袁庭山虽然身负重伤,但仍是毫不犹豫直奔岸边那条鲤鱼,却又被回援的清心挡住去路……

六人逐对厮杀,声势之浩大闹得快雪山庄灯火通明。而在暗处,这些天来沉默而默契地护着赵徐二人的游隼与赵构也立刻翻脸,无声中血腥地互换着性命……

春神湖以北,一彪十数人的队伍朝着西岸急速奔走,哪怕他们知道下一刻拦路的可能会是那十八停可杀天上仙的南宫仆射,甚至有可能是武圣徐堰兵,他们也没有一丝犹豫,因为今夜如若不是那两人一鱼死在春神湖边,哪怕他们个个身怀绝技,这四海之内也不会有他们容身之所。

眼看快到西岸,已经被清心察觉了这十余人的肃杀气机,袁庭山只得以命相搏,让清心无法脱身。当那十余人离晕倒的徐福不足五十步,清心正想着是否以伤换时,拼着挨那疯狗一刀,也不能让这队人再靠近。忽而,一道剑光从枯萎的芦苇荡里扫出,一往无前的十数人不得不止步抽刀,联手应对那道横扫而来的剑芒。

徐念凉快步走上前,扶起地上的徐福,简单探查了下他的情况,喂他吃下一颗丹药,深知这个“姑父”来头,她倒不是很担心,抬头看到那十余把金光闪闪的御赐金刀,她脸色铁青,生平第一次,在心中浮起恨意与杀意。

剑气浩荡,黄庐飘逸,但遇见那十余人却如陷泥淖,温良深深陷在刀阵之中,先是快如剑五奔雷,也冲不出那看似简单随意的刀阵,温良怒气上涌,再一剑,是那重如山岳的剑三三斤,仍是泥牛入海不见效果,温良顿时生出无力感,一时之间被动之极。徐念凉在脑海之中疯狂搜寻着平生阅历,亦不识此阵,虽是忧心如焚却不敢贸然入阵,只得手提霜刀立于岸边戒备,她知道对方身份已然暴露,脸已撕破,必是一不做二不休。

东岸,两位身着龙虎山道袍的道士并肩而立。负剑之人如玉树临风,眼神炙热地盯着战至焦灼的江袁二人,背上木剑不时作响。没有负剑那人身形消瘦一些,垫脚极力远眺,却没有刻意关注哪个战场,更像是在看春神湖的夜景。

“我若说,你即便不来寻我,我也断然不会参与,你信么?”

“自然信的,我来,是因为坐不住罢了。”

“你如何得知赵家这手大动作?”负剑之人问出心中疑虑。

“我又不是那观星望气之辈,如何得知?”消瘦道士揉了揉眼睛,仿佛有些疲倦,“只是看到山上的龙池里,这些年日益茁壮的气运莲有些没精打采,想来便是这玄之又玄的国运出了问题。”

“需要我帮徐家一把吗?”

那消瘦道士一愣,明显动了心,权衡良久方才说道,“还是算了,凝神也不易,我不当官,你不入世,就别再往他头上丢虱子了。”

“这尾鲤鱼……”

“世子殿下一身黄紫气运,看来都交付给了这尾鲤鱼,它若死在这里,必然折了那小子大半阳寿。”

那负剑道士一怔,“踩一只拔牙老虎的尾巴,又怎是君子所为……”

“拔牙老虎?”另一人不合时宜地笑了笑,肉眼凡胎也看不清湖上战局几何,便不再远眺。

“都说气运尽归赵家,这条鲤鱼又是怎么一回事?”负剑道士见他不语,主动说出心中疑惑。

同伴白了他一眼,“你真以为我什么都知道?术业有专攻!”

“天下念徐…”这时两个道士身后走来四人,一个妇人的声音缓缓说着。

“齐先生,白莲先生。”张春霖领着妻子向二人行礼。

“见过张庄主,夫人。”齐仙侠虽是傲气,见了幽燕山庄的庄主却端不起架子,这些年不说龙虎山,齐仙侠本人也收了山庄一柄符剑,拿人手软,与白煜一起见了礼。

“观音宗闭宗,北莽西遁,天下练气士尽归赵室,夫人如遗珠散落江湖,还望为我师兄弟解惑。”白煜开口,请教本是观音宗弟子的幽燕山庄夫人。

“初见恩公之时,恩公也已是孑然一身,全身气运都交付了那只阴物,凉莽大战时观音宗奔赴北凉,据说形势危急,徐家底牌尽出,没有为逐鹿中原再有一丝一毫的藏私。“夫人娓娓道来,“这些年我望气所得,当今太子殿下的气运生平仅见,天下龙气与隐匿的文脉交汇,乃是天生的盛世文宗。”夫人转向西北,“这三年西北望,发现北凉此子竟然不弱半分,徐姜两家气运自是不用说,恩公一诺千金,拼死没让北莽的铁蹄踏进中原,天下人感念徐家,民心之所向,才是赵室最为忌惮的。”

白煜苦笑一声,“原来是稚子无罪,怀璧其罪。”

“今年此子方三岁,几月前我已观出端倪,必是听潮湖孕育出了龙鲤。”幽燕山庄的夫人继续说道,“恩公想来没有丝毫非分之想,才让武当山送此鲤鱼入东海,赵家何至于如此咄咄逼人……”

说罢,众人默然。

忽而众人皆侧目,张春霖的小院子里如惊雷炸响,一位白须飘飘的老者结练气士宝瓶印接下那狠辣一刀,从容落在湖边,一刀又至,老者长袖一挥,右手伸向湖心微微一转,湖面风雪相凝,转眼便聚成一把九尺有余的霜剑,挡住那迅猛的刀势,率先脱离开来,右手提着霜剑,左手拢了拢自己的长髯,“先行诡道,偷袭殿下,现在又苦苦相逼,别怪老夫不客气。”

那刀客轻蔑一笑,“我吕云长自诩世间脸皮最厚,做事最不讲道义,今日不曾想遇到了对手。”说罢,向前迈出一步,胯拉两肩宽作弓步,右手抬起大霜长刀,乌漆漆的天空霎时雷声大作。

“好刀!我今日就来领教领教徐凤年的高徒。”练气老者身后,应声一瘸一拐走来另一个老头,走到场中没看同伴一眼,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但愿公子还有后手吧。”

吕云长身侧湖石之上,王生飘然落下站定,锵得一声拔出鹅儿黄,脸色阴沉,“小人!”

那跛脚老人一愣,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捋着胡子直笑,“谬矣,你师父没教过你,这世上没有小人,只有胜者和败者的道理?”

王生不再出声,一条栈道直从她脚下蔓延至跛脚老人面前,是剑八——剑阁道!比之温良的锐利,王生的剑阁道,怎一个决然!此剑一出,不为分胜负,只为分生死,王生不想与之做口舌之争,去讨论何为败者,何为胜者,何为小人,唯有分出生死,才有对错!死了的人,就会是千夫所指的小人!

跛脚老人如临大敌,不由向后退了两步才稳住心性,王生一脚踏出,每踏栈道一步,气机便陡然攀升一截,她越行越快,递出一剑与其说是鹅儿黄,倒不如说,就是王生!

练气师眼看着老友陷入苦战,却无法相助,他没想到一向骑墙观望的吕云长今日竟然敢与赵构撕破脸面,与他生死相搏,过手之间,他已经可以切身体味到大霜刀刀尖上的寒意,心中震撼,十数年前,下嵬坡,那时的徐凤年虽说让他仰望,他也能用气运加身安慰自己,如今十数年过去了,春神湖边,自己竟然与他的弟子斗个伯仲之间,真是讽刺。

大雪之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大雪之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雪之后

大雪之后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18 2:34:50

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一遭这离阳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