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何求美人折 > 何求美人折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4章朝堂之上1

何求美人折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4章朝堂之上1

发表时间:2020/10/18 16:27:04来源:有书阁热度:

《何求美人折》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朕看你这眼神就不对,”安牧宸伸手给玖橙盖上被子,又看向蓝季枢,“喂!你够了啊,什么表情!”...

何求美人折

安牧宸刚把她放进榻里,还未起身,就觉身后有人进来了。他回头过去,不由尴尬,连忙摆手,“不,不是你想那样,她就是哭累了。”

蓝季枢脸色略有阴沉,侧眼过去,反问:“我可有说什么?”

“朕看你这眼神就不对,”安牧宸伸手给玖橙盖上被子,又看向蓝季枢,“喂!你够了啊,什么表情!”

“皇上倒是照顾的好,连龙榻都让了。”

“呵呵,朕怎么觉着你这话听着一股醋意?”

蓝季枢转身出去,安牧宸笑着跟了出来,蓝季枢将一叠折子放在他书桌上,“军中的事情我已经做了基本安排,这几日不会进宫。”

“九九。”

“什么?”

“朕,是不是做错了。”

蓝季枢微愣,这本是他认识的安牧宸,他笑道:“皇上做了应该做的事情,有些意外,在所难免。”

安牧宸苦笑,靠在桌边微微仰头,“朕夺王位时不曾做过什么后悔的事情,也不曾杀过何人。只是今日小玖哭得声嘶力竭,朕突然觉得有些愧疚。”

“皇上对我怎么不觉得愧疚?”

“九九!”

安牧宸觉着自己刚才特正经,特有味道,为什么这厮就这么不给面子呢!他翻一白眼,“你把小玖送回去!”

“既是来找你的,自然由皇上派人送回去。”

“嗯,朕不是派你了嘛。”

安牧宸这般的不讲道理也只有这番心虚之时了。蓝季枢虽不情愿,却也不能太扶了皇上的面子,转身走进房里,不过一会儿又走了出去。

安牧宸眨了眨眼,“怎么了?哦,对了,你们从密道走吧,省的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她不见了。”

扶蕊和廖青在琉璃阁门口来走来去,进去也不是,走开也不是,荼刖本以为玖橙绝不会这么乖在半个时辰内就回来,哪里知道他回来的时候听说玖橙已经回了。

“郡主可是回了?”

扶蕊和廖青上前欠身,扶蕊道:“大人,郡主已经回了,可是…却是哭着回来的,奴婢问她为何伤心,她却将我们赶了出来。”

荼刖一听便知,“你们先下去吧。”

“是。”

荼刖敲了敲玖橙的房门,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他担心着推门进去,只见软塌上已经哭晕过去的玖橙,和乱七八糟的床铺。这孩子总是很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格外在意,也格外珍惜。以前她种花也是这样,花死了,她就哭了好几日。荼刖真怕她以后会喜欢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如果那样,或许她会哭死。

后来玖橙问荼刖,什么叫兵权,什么叫国家大事,荼刖说就像玖橙的阿爹那样,为了国家为了百姓的和平将她献给了昭国一样。或许雪兔也是这样,为了昭国牺牲。

即便荼刖说的很清楚,但玖橙就是不想明白,若是明白了,她就不能这样整日天真无邪地活下去了。

但她之后却觉着自己明白的太迟,这种国家大事,不仅仅是国家大事。玖橙乖乖待在琉璃阁三日,终于觉得雪兔不在了也便不在了,生死之事,又怎能由她来决定呢。

廖青从院子里走过,看见站在院子里的扶蕊似乎在看什么,于是走过去也瞧瞧,却发现扶蕊瞧的不是别的,正是他们家不省心的小郡主。

“扶蕊姐姐,你说郡主这是怎么了,自上次哭着回来以后,便与以前变了不少。以前就没见过咱们郡主老老实实地在院子里待会儿,现在可好,整日整日坐着发呆,不会是生病了吧?”

“休要胡说,郡主是因为之前养的雪兔死了,伤心。”

“啊?这都过了多久了,连皇上都来看过几次了,怎么还伤心?”

扶蕊瞪一眼她,她忙住口,扶蕊说:“就你话多,让你去给郡主拿的衣裳可拿回来了?”

廖青突然想起来了,马上说:“我,我马上去!”

扶蕊摇了摇头,还是走到玖橙身边去为她添一些茶。玖橙感觉有人过来,不免惊醒,扶蕊欠身。

“不,起来吧。”

“郡主今日时常发呆,可是有什么心事?”

玖橙摇头,“扶蕊,我早上去给肖太后请安,太后说十一公主的生辰快到了,我是不是应该准备什么礼物?”

“回郡主的话,理应是该送些东西,不过郡主如今与太后居一宫,礼物合着太后的一起送便好。”

“倒也不知道送些什么,十一公主见着我就欺负我,没见着我想着我了还要派人来看我两眼,真应该把我的画像送她算了。”

“呵,”扶蕊掩笑,“郡主终于会开玩笑了,之前奴婢还一直担心郡主会不会因为雪兔的事情伤心过度。”

玖橙深吸一口气,展开双手站了起来,说:“我没事了,这只是个意外。嗯,扶蕊你说天气这么热,皇上怎么不去北苑避暑啊?”

“今年怕是去不了。”

“为何?”

“今年没有往年热,四地大雨频频,洪灾四起,皇上怕是无心避暑了。”

玖橙点了点头,原来皇上这么忙啊,不仅要处理军事还要管天灾,不过也是,荼刖以前说过,皇上是天子,什么事情都要管。不像在娄国,都是部落分着管理的。

“是吗?我还以为今年可以去北苑玩玩呢。”

“郡主想去的话也不是不行,若是同皇上商量一下,说不定皇上会答应的。”

玖橙想了想,转身对扶蕊说:“好!我这就去找皇上!”

去尚衣局拿衣服的廖青可是骄傲,在家里老被扶蕊压着就已经很不爽了,出来拿个东西自然不能被人压着。

她以前伺候太妃的时候就没什么地位,如今得了郡主护着,自然是比以前强得多,就连尚衣局的人也客气着。

尚衣局的姑姑将衣裳亲自拿了出来,陪着笑脸出来,“廖青姑娘,这就是皇上特意让给郡主准备的新衣裳,姑娘可瞧好。”

果真是上好的料子,廖青点了点头,“不错,皇上吩咐的事情可怠慢不得,衣裳看好了,送去琉璃阁吧。”

“这,好,一会儿给郡主送去。”

“嗯。”

廖青仰着头便出去了,身后的宫女不乐意了,“蕙兰姑姑,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她一个小小婢女,凭什么指挥姑姑送衣服啊!”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有个郡主主子罢了!就算是扶蕊姑姑过来,也没她这样的。”

“她哪里是仗着郡主的面子,”蕙兰也不是看着郡主的面子,“若不是皇上吩咐,还轮的到她来撒野?”

“你们说皇上哥哥怎么了?”

蕙兰和几个宫女吓得立刻转身拜礼,她道:“微臣不知公主驾到,还请公主恕罪。”

安可儿摆了摆手,看着一边的不布料,问:“我刚才听见你们说皇上哥哥吩咐什么的,吩咐什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皇上之前吩咐尚衣局做些新衣裳,不知公主今儿来是想做什么样的衣裳呢?”

安可儿走了一圈又走到蕙兰面前,摸了摸一旁的料子,说:“本公主听说你们新织了一匹布,还设计了一套纱裙,特别漂亮,皇上哥哥好像还赞许了。”

蕙兰脸色一沉,结结巴巴地回答:“是,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好,把那布匹和设计图给本公主看看,给本公主做一套。”

“公,公主,这个,恐怕……”

“怎么了?还舍不得啊?”

“不不不,这衣裳设计出来能得到公主的喜欢是微臣的福气,只是这布匹已经做好了纱裙。”

安可儿欣喜不已,“那太好了,拿出来给本公主试试。”

蕙兰犹豫不决,忙欠身跪了下来,“请公主恕罪,皇上吩咐这套衣裙是给,是给郡主的礼物。”

安可儿顿了顿,“皇上哥哥吩咐的?”

“正是。”

安可儿点了点头,脸色已然是大变,她沉着声音,“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违抗本公主的命令!都给我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公主饶命啊!”一地的宫女连连求饶!安可儿红着眼睛,只觉有什么在胸前翻滚很是难受,身子微微发颤。

茵杏上前阻止,在安可儿耳边说:“公主,皇上令你禁足三个月,如今公主已经擅自出来了,若是被皇上发现公主还擅自打了整个尚衣局的板子,这…恐怕要惹皇上生气了。”

“皇上哥哥要知道早就知道了,我能出来难道不是他放行的?”

“既然公主知道,又何必更让皇上操心,若是皇上不高兴了,公主可愿看到?”

“我!我现在就去找古玖橙可以了吧!”安可儿瞪大了双眼,提起裙子就跑了出去,茵杏马上令人追了出去,这才救了尚衣局一命。

玖橙从密道去找皇上,在密道里拉了好一会儿的铃铛都不见安牧宸开门,又贴在门口听了许久不见里面有声音,怕是安牧宸出去了这会儿不在。她从密道出来,还未走几步便看见了安可儿。

安可儿一个人在冷宫门口站着,玖橙从冷宫出来同她欠了个身准备离开,却被她拦住了。

“你去冷宫干嘛?”安可儿问道。

“去拿东西。”

“拿什么东西要去冷宫?”

玖橙也不怕她,毕竟都交手这么多次了,“公主不知道吗,我以前就住冷宫,自然有些东西没有搬去琉璃阁。”

“皇上哥哥找你。”

玖橙疑惑的看着安可儿,特别疑惑,她不是巴不得玖橙从此看不见皇上吗,这么今儿这么好,还帮皇上来传信?

安可儿被玖橙看得心虚,大声说:“你看什么啊!要不是皇上哥哥抽不开身,我才懒得来找你!看你进了冷宫还在这里等你半天!”

“可是皇上不在书房啊。”

“废,废话,当然不在!”安可儿笑道,“皇上呢正和几个大臣在御花园说事情,他让我呢先带你去一个地方等他。”

玖橙还是无比怀疑,“一个地方?什么地方?”

“你跟我来了不就知道了。”

“该不是你想把我卖了吧?”

“哈!”安可儿大笑两声,一手叉腰,连带翻了一个大白眼,“就你这样子的,我不赔钱都不错了,还能卖钱?爱来不来。”

玖橙学着她的样子也哼了一声,还是跟了上去。

何求美人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何求美人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何求美人折

何求美人折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0/5 12:05:20

你有没有放弃过一个人?若是你后悔了,该要如何是好?他遍体鳞伤,伤的是这具肉体,也是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他不曾负天下人,却放弃了她。如今,他负了天下人,唯独不愿负她。这一切,都是恕罪。梨花树下梨花雨,她一揽芳华,坐拥王城,曾经的俘虏,今日的权势,流年逝去,回首间,却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