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因为只有你 > 因为只有你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20章《因为只有你》

因为只有你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20章《因为只有你》

发表时间:2020/10/18 22:46:13来源:微阅云热度:

《因为只有你》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那天若水在警察局门口被楚楚‘推’了一把,受了惊,身体十分虚弱,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我不得不先答应。但是现在我知道了真相...

因为只有你

  昨晚,君墨轩在暮色酒吧抱着温楚楚离开了之后,凌若水就一直让人跟着他们。

  当她看见自己雇佣的人传送给她的几张一家三口亲密地坐在一起,偶尔开怀大笑的照片时,她不由恨得牙痒痒的。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温楚楚以前的笑得很是开心的单人照,放平在桌面上,用刀子一下一下地刺,刀刀都刺在温楚楚清纯秀丽的脸蛋上。

  好你个温楚楚!

  昨晚还一副苦大仇深、六亲不认的模样,还说什么报仇是她活着唯一的希望!

  结果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再次勾引了墨轩哥哥!还讨好了诺诺!这个贱女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不行,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墨轩哥哥是她的,只有她才配做君家的少奶奶!

  ————

  一整个上午,君墨轩和温楚楚都在诺诺的学校里待着。

  诺诺陪他们玩了一节课的时间,就进去上课了,然后他们两人就坐在校园里聊天。

  直到诺诺放学,两人接了诺诺,准备一起去吃顿饭。

  但是,他们尚未走出诺诺的学校门口,君墨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个电话是君家家主,也就是君墨轩的父亲君智尧打来的,君智尧让君墨轩立即带着诺诺回君家去。

  君墨轩的手机话筒声音挺大的,旁边的温楚楚也听见了手机里面传出来的命令,心情瞬间变得低落。

  君家,那可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家族啊!

  安静地看着君墨轩把电话挂了,温楚楚微笑地看着他,主动说道:“你先带诺诺回去吧,君老爷找你找得这么着急,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我们下次再约一起吃饭好了。”

  虽然她更希望现在就能和诺诺一起吃人生中的第一顿团圆饭,但为了长远、为了大局考虑,她还是识相一点,不要现在就得罪了君家为好。

  君墨轩也明白其中的要害,点了点头,语气温和地说:“要不你搬回我的别墅那边去住?晚上我可以带诺诺过去一起吃饭。”

  温楚楚想都没想,直接摇了摇头,“不了,我现在还是住在老板娘那里比较方便。吃饭的话,等你和诺诺有空了,你打我电话就好。”

  “嗯。”君墨轩知道她还没有完全接受他,没有再坚持。

  回去到君家,君墨轩刚走进客厅,君智尧盛怒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墨轩,你昨晚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刚才还带了那个女人去见诺诺?”

  竟然是因为这事?父亲这么快就知道了?

  君墨轩不露痕迹地皱了皱眉头,镇定地回应道:“那不是别的女人,而是诺诺的亲生母亲。”

  “什么?竟然是那个贱女人?墨轩!你怎么可以跟那个下贱恶毒的女人搞在一起?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她跟我们君家、跟我们诺诺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你这样,把若水置于何地?若水可是你的未婚妻!”君智尧气得指着君墨轩的鼻子大骂。

  凌若水?

  呵呵,应该是她打的小报告吧?昨晚才跟夜店里的小白脸搂搂抱抱,今天就有脸来装委屈了?

  君墨轩心有所感,抬头看了一眼躲在楼梯拐弯处后面偷听的凌若水,语气淡淡地说道:“父亲,我是不会娶若水的,我一直都只把她当作我的妹妹,不可能娶她。”

  “墨轩哥哥!你说什么?”凌若水偷听不下去了,手扶着楼梯扶手,快速地跑了下来,温婉柔美的脸蛋上是一副被人抛弃了的可怜表情。

  若是以前,看到她这模样,估计君墨轩就要心软了,可惜,现在君墨轩已经认清了她的真面目。

  “若水,我是不会娶你的,你就绝了这个心思吧!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就只有楚楚。”君墨轩认真地看着凌若水,一字一句地说。

  “不可能!那个恶毒的女人绝对进不了我们君家的大门!”一旁的君智尧气得直拍桌子,“你之前不是答应了要娶若水为妻吗?”

  “那天若水在警察局门口被楚楚‘推’了一把,受了惊,身体十分虚弱,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我不得不先答应。但是现在我知道了真相,那份不该有的愧疚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说完,君墨轩看向凌若水,冷笑道:“若水,有些事情,我没有跟你计较,就已经是我对你的极大容忍,你可不要过了这个度。”

  “什……什么事情?”

因为只有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因为只有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因为只有你

因为只有你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7/24 19:18:43

五年前,为了金钱,她为他生了个孩子。五年后,再次相遇,他们走到了一起,也仅是一桩交易。他在外寻欢,她痛切心扉。她平静如水,他恨之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