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 > 小说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小说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20/1/14 23:46:08来源:微小宝热度:

《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夏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秋季横打断,“浅浅,我听说伯父回来了,事情解决了嘛?”...

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

床上的男人脸上带着失血过多的苍白,坚毅的五官依旧帅气,夏浅说不准自己什么感觉,若是刚刚她稍微手抖一下,那么,她和他之间的事情就成为永远的秘密了。

可是,她摇摇头又否定了,就算做手术之前发现是宋薄凉,她也会拼尽全力去手术。

她是一名医生!

“宋医生,休息一会。”男助手站在夏浅身边开口,他做助手的就整个人都累到不行,夏医生作为主刀医生此刻脸上倒是半点看不出倦意,他是打从心底里面感到佩服。

对于夏浅,她医院的特聘医生,以前他一直觉得是传言,是夸大,毕竟这个医院里面有实力的医生很多,可今天和夏浅一起做了一场手术以后,他才明白,那些传言一点都没有夸大!

夏浅就是传说中的“神刀。

一刀救命,一刀致命。

现在,他已经将夏浅彻底奉为他的偶像了。

夏浅听到男助手的话点点头,朝着手术室外走去。

“夏医生,干的不错。”院长站在夏浅办公室,看到夏浅出来喜形于色。

夏浅听到院长的夸奖,并没太激动,随意的看了院长一眼,坐下来,开口:“我进去的时候签的不是保密协议吧!”

“嘿嘿。”院长摸着凸出的肚子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又理了理头上原本就很稀少的头发,“夏医生,作为医生是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责。”

夏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月奖金10万。”院长可清楚夏浅那一眼的意思,立刻开口说到。说完以后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说钱太俗气。”夏浅轻飘飘的开口。

这是不满意的表现啊!院长又扯了扯头上的头发,“十五万不能再多了。”院长捂住自己的胸口。

夏浅点点,“记得关门。”

院长长呼一口气,出了办公室门,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容,钱多钱少都没关系,他反正有得赚,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

夏浅坑了院长一笔,心情还不错,接了一杯水端起,想着刚刚的手术。

宋薄凉他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难道和那天匆匆离开有关系?

夏浅根本没有发现,不知不觉间,宋薄凉这三个字已经开始占据她的心绪。

夏浅根本没有等下班时间,也没有去打听宋薄凉到底怎么样,毕竟她对自己的医术向来自信。

找了家私家侦探,寻找南芬和夏媚儿的下落。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夏浅这才接了秋季横的电话。

这几天秋季横一直在给她打电话,夏浅都没有接,他也去夏家找过夏浅,夏浅也都推脱不见。

“喂,浅浅,这几天你去哪了,怎么不接我电话?”电话一接通,秋季横就在那头关心的问到。

“这几天忙,以后你不要给我打电话了……”夏浅觉得她有必要把事情一次性解决清楚。

夏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秋季横打断,“浅浅,我听说伯父回来了,事情解决了嘛?”

“呵”夏浅莫名的就想笑,爹地出了就是事情解决了,那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没有。”

秋季横被保护的太好,根本不懂现实的残酷。

“浅浅,我想见你。”秋季横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惹到夏浅不高兴。

夏浅揉了揉眉心,当初答应和秋季横在一起是因为被他的执着所打动,现在,想要拒绝,打破他的执着,唯有让他彻底死心。

“好,老地方见吧。”

“我马上过去。”听到夏浅愿意见面,秋季横激动的挂断电话,立刻收拾自己准备出门。

“季横,去哪?”秋母看着前几天还邋邋遢遢无精打采,现在荣光焕发,精神抖擞的准备出门的秋季横。

“我……”秋季横站住脚步,潜意识里那句浅浅约了我, 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秋母脸色一变,画着浓妆的脸上扭曲得难堪,尖利的开口:“季横,你要明白你的身份,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妈,我没有。”秋季横争辩。

“今天不准出去。”秋母板着脸,先走几步走到大门口,盯着秋季横,她绝不允许她的儿子再和夏家那个丫头来往。

“妈,你干什么?”秋季横很是着急,害怕夏浅等久,这边妈又不准他出门。

“我知道你要去见夏浅,所以……”秋母站在门口,恶狠狠的瞪着他,她的儿子可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配得上的。

以前她同意两人来往是因为夏家和她秋家也算门当户对,现在夏家出事了,他儿子可不准再参合进去。

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非妻不可】 或 【总裁宠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

非妻不可,总裁宠上瘾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20 3:26:58

第一次见面,她是家破人亡的大小姐,他是辽城大名鼎鼎的新贵。 第二次见面,她是神秘大亨的女朋友,他是出手阔措的雇主。 第三次见面,她是站在手术台上的医生,他是奄奄一息的病人。 …… 后来,她是老婆,他是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