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权中策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权中策在线阅读第2章谋划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权中策在线阅读第2章谋划

发表时间:2019/10/19 3:19:07来源:掌中云热度:

《权中策》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他现在有些理解老领导周武在他来普水县任职之前对他交代的几句话。周武说,你这几年不管在哪个部门当领导一向秉承执政为民理念政...

权中策

他担心口气问刘杨光:“刘副县长,照你的说法,贾书记八成会同意在常委会上讨论这件事?”

刘杨光点点头,说:“现在的普水县委常委大半都是跟贾大草包蛇鼠一窝,只要贾达成点头,这个项目上了常委会通过的几率非常大。”

听了刘杨光肯定回答后,陈大龙眉头紧皱,咬牙恨恨道:“贾大草包要是敢滥用职权,我就把这件事向市分管领导反映汇报,我倒要看看,这帮人是不是能一手遮天?”

“陈县长,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才刚到普水县上任没几天,还是个代理县长,万一......”刘杨光话说了半截停下来,两眼直勾勾看向陈大龙,眼神里满是忧心忡忡。

陈大龙明白刘杨光副县长在担心什么,冲他微微一笑道:“咱们在位置上一天就要对得起手中的权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好歹也落一个问心无愧,你说呢?”

“嗯!”

刘杨光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一下头。

“好在正式开常委会应该还有段时间,咱们尽力而为争取吧。”刘杨光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显得没多少信心。

还真是被刘杨光说准了,侯柳海从陈大龙办公室出去后,嘴里骂骂咧咧的嘟哝着转身进了县委书记贾达成的办公室。

贾达成正在处理公文,看到侯柳海冷着脸进来,就笑道:“侯书记,到我办公室还摆着一张脸?我是不是什么时候欠你钱?”

侯柳海跟贾达成关系很铁,不见外一屁股坐了下来,生气的说:“贾书记,我这是憋气啊,做事的人背不做事的人指手画脚,你说是什么感觉?可是,人家是县长,嘴大,只能听着。”

“是吗?什么事情,说给我听听!”

侯柳海说:“贾书记,精诚化工项目规模很大,投资金额也很大,一旦签约落户普水县后,必定要成立工业园区,这个项目对全县经济发展的拉动是相当明显的,另外,这个项目原本是市招商局吕局长牵头谈妥的,人家看好了普水县的地理位置,这才忍痛割爱给了咱们。”

打蛇打七寸,侯柳海心里清楚贾达成最近最关心市委很快将要换届的问题,他可是一心想要趁着这次市委换届的机会提拔为市委常委,要想达到这个目标,巴结好市委书记至关重要。市招商局的吕阳伟局长是市委书记表侄儿,只要他把这句话说到位,不怕贾达成不支持引进精诚化工项目的事。

贾达成果然点头赞同引进项目,侯柳海赶紧把困难摆出来:“这么好的项目,代理县长陈大龙偏偏态度坚决反对?”

“他有什么理由反对?”

“估摸是嫉妒吧,一心想要把自己的代理县长转正,却又没有突出政绩,看到别人有了这么露脸的政绩心里当然不平衡。”

“他一个人反对在普水根本就不起什么作用,这么大的项目当然要集体决策,他是代理县长也不能搞一言堂嘛?”

侯柳海见贾达成这句话说到自己心坎上了,赶紧就势道:“我的想法倒是跟贾书记不谋而合,咱们县委常委总共九个人,能跟陈大龙穿一条裤子的只有常务副县长刘杨光,七比二的优势,无论如何陈大龙也别想阻挠精诚化工落户普水。”

“那行,你稍候跟县委办主任招呼一声,通知明天下午三点召开常委会,把这事先定下来再说,为了全县的发展,为人人民的幸福,不能让一些人不干事反而阻碍事情。”

其实贾达成倒不是看不透侯柳海那点心思,他本人对精诚化工项目存在污染也有所耳闻,但他还是坚决支持侯柳海招商引资这个项目。这其中有两个原因,原因之一自然是要利用引进这个项目向市委书记的表侄儿赚一份人情;其二,却是存心想要给代理县长陈大龙一个下马威;其三就是希望有个项目落户,也是自己的政绩。至于说项目来了以后,什么污染,那是后面的事情,说不定自己早就到别的地方任职了,想那么多干嘛?

贾达成表面上看起来有些草包,毕竟也是官场的老油子,他对官场诸多道道心里相当熟络,否则也不会有机会爬到普水县委书记位置上。早在陈大龙确定为普水县代理县长后,他便从侧面打听过此人情况。当听说陈大龙是个实干型的领导,干工作一向大刀阔斧极有改革创新精神,他便清楚知道以自己的能耐估计很难将此人降服麾下。

身为普水县的一把手,他需要一个搭班子的县长就够了,一旦县长的风头超过了县委书记,那还要县委书记干什么?一山不容二虎,贾达成就是想要通过这次的常委会让陈大龙知道,在普水县的地盘上谁才是真正说了算的主!

侯柳海和贾达成各取所需一拍即合,召开县委常委会的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以前有一些不懂官场情况的人问,常委会议两人就能决定?你是不是弄错了,是不是不懂官场?

在中国,常委会由一把手书记召集并主持,书记不能参加会议时,可委托副书记召集并主持。而会议的议题必须把报一把手书记(或书记委托的副书记)审定,否则,不可能上常委会议讨论。说白了,常委会议的议题都是一把手书记说了算。

当天下午,关于明天下午三点召开县委常委会的通知便摆在了陈大龙和刘杨光等人的案头,议题就是化工项目。陈大龙没想到侯柳海动作还挺快,和自己谈过话不到半天,开常委会的通知就出来了,看来他是打算以常委会上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达到精诚化工落户普水的目的,这种局面让陈大龙阵阵心寒。

普水县作为本市位置偏远县,上级部门监控一旦真空,一把手县委书记的话就成了最高指示,如果县委书记政治素质不过关后果不堪设想。

县委书记贾达成是个名副其实的官混子。所谓的官混子就是说此人虽是领导干部一枚,其实呆在办公室的时间少的可怜,所有工作上的事情全都交给下属一律处理,而自己本人却整天呼朋唤友吃喝玩乐往往还用的都是公款。

可别小看了这一类的官混子,往往这些人获得提拔的机会反而要比那些只知道苦干实干的官员多的多,原因很简单,一味埋头苦干的官员那么多,领导哪知道你谁是谁?官混子可是整天在场面上混,领导很容易从各种渠道知晓其人大名。

苦干实干做给天看,跑跑送送提拔重用。

贾达成这个官混子还有一个比一般官混子更具有优势的地方,他原本是市委书记刘国安的生活秘书出身,有市委书记当靠山这些年升官提拔相当畅快!

陈大龙知道,自己可以阻碍侯柳海,但是要想改变贾达成的决定,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奇迹发生。

第二天,骄阳似火。普水县委三楼会议室里大功率的空调正“嗤嗤”往外不停冒冷气,代理县长陈大龙却还是感觉内外焦灼不安。

他知道今天的县委常委会议主题就是普水是否决定招商引资精诚化工项目?精诚化工是众所周知的重污染企业,分管县里工业工作的县委副书记侯柳海却坚决要求引进。在陈大龙看来,侯柳海分明是为了政绩不顾百姓死活,被暂时的经济利益冲昏了头脑,他本人坚决反对引进精诚化工项目!

现在,常委会即将开始,普水县的头头脑脑都坐在会议室里,县委书记贾达成板着一张脸不停看一眼手腕上的金表,原定开会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今天的会议主角侯柳海还没到,贾达成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决定再等会。

陈大龙坐在贾达成身旁,表面上淡定握着水杯,心里却翻江倒海,一想起昨天下午县委副书记侯柳海在自己办公室当场叫板的那副不可一世轻狂嘴脸,他心里满肚子窝火。

一个下属,敢用这样大不敬的语气跟领导说话也是有缘由的。普水县的一条狗都知道,侯柳海是县委书记贾达成的人,表面上两人上下属关系,背地里却整天一块胡吃海喝称兄道弟,贾达成出了名的好色,侯柳海为了巴结贾达成把自己年轻漂亮的小姨子都奉献出来了,这份“忠心耿耿”贾达成能不另眼相看?

朝中有人好做官。有了一把手当靠山,侯柳海压根没把代理县长陈大龙放在眼里,更何况之前贾达成拼命推荐侯柳海出任普水县长位置,临了县长位置却被市里下来的陈大龙给占了,两人注定了原本就是不对眼的冤家。

官场职位争夺之仇,不亚于杀父夺妻。

侯柳海心里对陈大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怨恨。如今陈大龙刚到任没几天又在工作上跟他意见反差极大,他怎肯轻易罢休?当陈大龙明确表态不支持精诚化工项目落户普水县后,他便利用自己和贾达成特殊关系想要通过县委常委会的方式把这件事定下来,贾大草包居然也一拍脑袋决定支持侯柳海?

陈大龙心里很清楚,这次常委会是他到普水上任后参加的第一次常委会议,对于他能否尽快在当地树立领导权威极其重要,一旦无力阻止精诚化工的引进落户,意味着从今以后他将会成为普水官场众人眼中有名无实的傀儡县长,可他这个代理县长到普水县上任没几天,就算他本事再大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官场没靠山,处处有难关。

普水县委常委成员大半都是贾达成这几年提拔起来的亲信,这事只要上了常委会一准通过。眼前对自己严重不利形势,陈大龙心里门清,却又有心无力。

他现在有些理解老领导周武在他来普水县任职之前对他交代的几句话。周武说,你这几年不管在哪个部门当领导一向秉承执政为民理念政绩显赫,在市委领导印象中算得上是干事的楷模,可这次你被调整到普水当县长,前面却加了“代理”两个字,你可得好好琢磨琢磨,基层情况比市里更复杂,你到了底下一定要谨言慎行,没把握的事情千万别冲动。

权中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权中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权中策

权中策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7/20 20:03:06

“政府绝不会同意污染项目落户普水!”“陈县长,你暂时是代理县长,还不能代表整个县政府吧?你说项目不能落户,是不是眼红,嫉妒我招商了这么一个大项目?我这个人有个怪脾气,越是别人不同意的事情,我越是要让它变为现实,和你协商,那是客气,如果这点都看不清,就是自大了!”“侯柳海,别太过分!”普水县代理县长陈大龙面对县委副书记侯柳海的嚣张至极,伸出一根手指向他呵斥道。“过分,我就是过分你又能怎样?陈代理县长